您当前的位置 :体育频道 > 足球世界 > 国 内 正文
关键词:
中甲讨薪:大半年工资无望 后悔放弃大学来踢球

发布时间: 10-09-10 15:23       稿源: 体坛周报

  记者严益唯发自沈阳

  如果不是这次重病的父亲去讨薪,刘栩楠的名字并不会让这么多人知道。他只是中国职业联赛一个不起眼的球员,但是凡是了解他的人,都很同情他,也为他深感惋惜。

  曾是省重点尖子生

  记者第一次听到刘栩楠的名字,还是本赛季中甲联赛第二轮。当时记者在采访湖南湘涛时,正巧他们在研究下一个对手成都谢菲联,而那场比赛谢菲联的对手就是南京有有。湘涛很多教练队员都是沈阳人,对有有的队员比较熟悉。“有有以前那个打后卫的五号,外号叫地瓜,家里很穷。”吕刚的一句话,给记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  没想到,五个月左右,“地瓜”就坐在了记者面前。“那是我小时候的绰号。”刘栩楠只有此时才露出了一丝难得的轻松。我们这次见面,距离他离开有有已经过去八天了。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记者,或者说面对外人。自从回到沈阳后,刘栩楠除了轮流去照料医院的爷爷奶奶,就是躲在家里。他过去的手机虽然还开着,但是已经不随身携带了。“经常有各种人来找我,每次听到手机铃声,我就心慌。”他封闭了自己,试图逃避那些无法驾驭的现实。

  俱乐部的领队吴海乐事后,曾经在电话里责怪刘栩楠的父亲,“聪明人办了蠢事。”在外人眼里,刘栩楠离队,是他父亲一手策划,给俱乐部施压。不过,如果忽视这个特殊家庭的背景,却有失客观。

  刘栩楠小时家在沈阳北三台,体校在南湖,经常是爷爷骑车接送。爷爷是这个家庭中,除了爸爸外,最支持小栩楠踢球的。刘栩楠很爱玩,但是却聪明过人,一上午就可以搞好整天的学习,下午再去踢球,学习一点都没影响。小学他拿了一大堆的奖状,有三好学生、还有数学竞赛奖状,毕业时各科几乎都是一百分。升初中那年,沈飞子弟学校,就他一人考取了辽宁省重点实验中学。

  被迫弃学踢球赚钱

  如果不是1995年夏天的那次意外,刘栩楠或许永远不会成为一名职业球员。“我们当时正在军训,下午放学后,我与新同学踢了一会儿足球,然后坐车回家。站台上我看到爸爸一个工厂的同事推着自行车在等我,他对我说,快走,我带你回去。回家一看,我妈还有左邻右舍都在。我记得有人对我妈妈说,对小孩别说这些。但是我妈妈看到我,还是一下子就哭出来了。她告诉我,爸爸出事了,情况到底怎样,要等直升飞机运回来才知道。再后来,我妈妈和姑姑他们经常带我爸去北京治病,我就一个人在家,舅舅他们过来帮我做饭洗衣服。学习上没人管我了。那段时间我想了很多,因为考大学已经开始收费了,我想如果读大学,将来妈妈也很困难。正好体校要成立少年队,教练打电话找我,那时踢球能挣很多钱,我不顾妈妈反对,坚持要去踢球。妈妈只能勉强同意,她说,她也也没时间管我,只要我别后悔就可以。”就这样想着早点挣钱,刘栩楠不顾家人和老师的反对,选择了足球。到了体校,班主任说他是以前教过的学习最优秀的学生,这位老师也为刘栩楠的选择感到可惜。体校期间,刘栩楠还是班长。

  因为父亲脊椎受伤,下身瘫痪,大人们更加忙碌了。只有爷爷、姥姥还能多陪陪他,实际上,可以说是爷爷、姥姥他们带大了刘栩楠。今年上半年,刘栩楠的姥姥去世,对他触动极大。他在姥姥病危时,趁联赛轮空回去看过姥姥,当时虽然眼睛闭着,但是当刘栩楠走进病房,她依然可以叫出外孙的名字。周三回队后,有的队友还问刘栩楠姥他姥病情。刘栩楠还说没啥。“我记得是大量课,训练完我打电话给父亲,他说姥姥三点走的。姥姥从小一直带我。”

  说到这里,刘栩楠泣不成声,几分钟后才开始我们的聊天,“我周四在南京买了烧纸,对北方叩了两个头。姥姥我没能看到最后一眼,这次爷爷我不能再留遗憾了。挣再多钱,如果亲人一个个没了,也没啥用。”此时,刘栩楠又抑制不住眼泪,伤心地哭了起来。小伙子很清楚,包括自己的父亲,他家有很多人都是重病,都是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。

  “我们这个大家庭,就我个男孩,我要把大家撑起来,压力挺大的。”刘栩楠一直在考虑退役后如何挣钱养家的问题。今年五月份,他报了徐州师范大学特招班,事先请好了假,耽误一场比赛,准备去考试。“当时是我们与武汉比赛,俱乐部在考试前,突然不同意我请假了。”本来很有把握的一次升大学的机会,就错过了。

  “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弥补,只是亲人走了,就再也没有了!”刘栩楠抽泣地说道。此时,他的母亲也忍不住哭了出来,他父亲红着眼睛,克制着不流泪,实在忍不住了,他赶紧转过轮椅,背对着这对可怜的母子。

  刘栩楠深深地感到,与他少年时的梦想相比,绿茵场实在对他太吝啬了。“每个月12000元的工资,已经不错了,我很珍惜,但为此失去的也太多。我除了踢球,什么都不会,想到未来如何支撑起这个大家庭,感觉很害怕。”

  老父:有有还欠8万

  8月24日晚上,南京有有俱乐部宣布了对“擅自离队”的刘栩楠三停处罚。对此,刘栩楠的父亲刘伟志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俱乐部仍然欠了刘栩楠2010年前八个月的工资。

  刘伟志解释了这部分欠薪的组成:按照合同,刘栩楠每个月的工资为税后12000元。按照有有的奖金发放规定,赢球奖和平球奖分别为2000元和1000元不等的奖金,另外按照上场时间,赢球的话,每分钟为110元奖金,平球每分钟为55元。这样从2007年到2009年的三个赛季刘栩楠的奖金为255997元。按照20%的税率,应该扣税42949元。

  “实际上俱乐部的奖金扣税远没有这么多,我是按照最大幅度的扣税方法计算的。”刘伟志表示无法接受,俱乐部目前对外宣称的,已经结清了刘栩楠的所有欠薪,理由是俱乐部代扣了9万多的税。“25万多的奖金,怎么算都不可能有9万多的税。”老刘觉得俱乐部对儿子的处罚,更像是对当初他们讨薪的报复。

  刘伟志在这次三停处罚前,从来没从俱乐部那里听说过要扣9万的税,他回忆起当时在南京讨薪的细节,感觉俱乐部一开始就设下了陷阱。7月29日深夜11点,刘栩楠领到最后一笔欠薪时,曾经发生了一段插曲。当晚全队开会,开悍马车的张姓副总和肖旭的父亲,当着全队的面责问刘栩楠:已经给了你15万了,你还闹什么?并表示,会后再补发他10万。刘栩楠将情况告诉了父亲,老刘让儿子坚持拿到余下的欠款。肖旭父亲问刘栩楠还差多少钱,肖旭说还差176372元。肖旭父亲当即对张姓副总说,你我各出3.5万,凑齐17万给他。加上之前已支付的,这样有有俱乐部补发了35万,这也是刘伟志南京40天讨薪的全部收获,“当时肖旭表示,其余就作为税扣了。”

  肖旭随后收的走了刘伟志手中的欠条,刘伟志写了一个收据,表明已经收到了2009年年底之前的所有欠薪。刘伟志小心翼翼地问肖旭:“我这次拿了是比别人多,我走了,你们不会拿这个做账吧?”肖旭当时一口答应:“以后的工资奖金,其他人有,就有刘栩楠的。”刘伟志赶紧表态:“谢谢了,我儿子是懂得报恩的,我回去了,希望别再出意外。”

  但是,8月23日就出现了意外。刘栩楠知道俱乐部唯独不准备给他补发2010年上半年的工资奖金后,就去问俱乐部,肖旭的答复是:“就这些钱,你上次拿多了。”刘栩楠无法接受:“我爸妈都和你说好的事,怎么就变了?”刘栩楠在父亲的要求下,等全部队友都拿到上半年欠薪后,又去找俱乐部索要上半年的工资和奖金共计8万多,至今都没有结果。

  请假回家,为何三停?

  试图讨回2010年的薪水失败后,失望之极的老父刘伟志已经无力再去南京,看着自己病危的父母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就打电话通知儿子刘栩楠,“既然你也拿不到钱,那就请假回来尽尽孝心吧。”刘伟志说,他只是心寒了,这是一个理智的决定,“儿子忠孝总归要顾上一头吧!”

  24日一早,刘栩楠敲开了教练徐冀宁的房间。徐冀宁坐在床上,低着头没有什么表情。“徐导,我得请几天假,就回家看看,我爷爷已经病危了。”徐冀宁点点头,仍然没有太多表情。等刘栩楠离开后,据说徐冀宁让人去他房间检查了,听队友说刘栩楠已经收拾了所有行李,晚上俱乐部就宣布了对刘栩楠的处罚。

  儿子回来后,他们给吴海乐发过短信,吴海乐也回了电话。刘伟志问吴海乐:“有没有什么事?”并告诉吴海乐,他全权代理儿子的事情。吴海乐表示只是找刘栩楠,没什么事情。老刘就请他帮忙将刘栩楠宿舍的行李托运回来,吴海乐也答应了。双方始终没有触及刘栩楠三停等问题。

  刘伟志表示,经过这次艰难的讨薪,他已经没有信心去追回余下的欠薪了,“他们威胁要开除刘栩楠,那等于是剥夺他将来踢球的权利了。就算后面的钱要不到了,但是俱乐部也应该还我儿子一个公平,取消对他毫无根据的处罚。俱乐部已经把大部分欠薪给我了,我也希望大家最后能好合好散,别再为难我们。”

  其实,一旦刘栩楠真的被开除了,反而是个好消息。因为根据中国足协的球员转会政策,刘栩楠便成为了自由球员,他便可以任意寻找下家,回到家乡球队效力也不再是梦想。而如果俱乐部将刘栩楠无限期三停的话,他的足球生涯将不得不中断很长的时间,甚至不排除就此退役。8月25日,刘伟志已经给足协写信,要求对儿子的事情进行仲裁,至少让孩子能有球踢。

  黑金挡道“准赫塔小将”

  谈到刘栩楠目前的处境,他小时候队友戴铭根的家长戴伟,就气不打一出来。“我们的孩子都是踢球的,我们最清楚,为什么中国足球上不去。”老戴说,相比他的儿子,不过刘栩楠却已经很幸运了,“毕竟他还踢过职业联赛。”

  戴铭根十多年前也去过成都五牛二线队,本来有很美好的未来,却因为一名教练不断要钱,最后不得不提前退役。“当时成都五牛有一个来自德国的教练组,他们经过一周的训练和测试,认为我儿子拥有超过同龄人的技术和速度,准备帮他联系到柏林赫塔青年队试训,我儿子当时已经跑11秒7了。但是,我没有太在意德国人的建议,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。因为当时球队的一位教练是我托人找的关系,按照规矩我给了他两万元。十多年前,这两万元可是大数字,我还是到处凑的。进队后,五牛的教练左树生很喜欢戴铭根,经常带他去打教学比赛。当时的二队主教练也制定了一套将来围绕戴铭根的战术。没想到,后来那个收过钱的教练上位了,却要我继续给钱,否则孩子就去三队。”戴伟实在没钱了,小孩被球队借故辞退回家后,从此就离开了绿茵场。虽然小戴后来帮助朋友跑生意,做健身教练什么的,但是除了踢球他没什么基础,一直干得不好。现在小戴看到足球比赛,马上就会换频道。在戴伟看来,儿子的一辈子都荒废了。“他到现在还无法接受现实,足球伤害了他,唉……。”

  

 

    
编辑: 张璐   

 相关新闻

韦迪:国奥或不踢中超 有些人根本不懂举国体制   2010-04-06
国奥征战中甲反对声一片 称那是历史的大倒退   2010-03-15
国足2比2战平中甲东亚队 主帅高洪波仍然封口   2010-02-01
中甲浪漫一幕:安徽球员求婚 球迷喊"嫁给他"(图)   2009-09-28
 

主办:淮南市广播电视台   版权所有:淮南新闻网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205137
淮南新闻网登记备案号 06011号 皖ICP备06000649号 淮南广电网 皖ICP备07502646号
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-mail: gdjwm@126.com
欢迎各大媒体转载 转载请注明 ( 来源淮南新闻网 ) 谢谢您对淮南新闻网的支持